Starlight

发光

一开始在黄少天眼中,喻文州是黑白的。

如同未上色的风景画,融于背景、融于空气,目光不经意扫过时,甚至都不会注意到那里还站着个人。

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,黄少天从小到大见过无数个,每次走在路上映入眼帘的总是一片苍白单调的人群,像是很多年前拍摄的黑白影片。

只有他认识的人才会染上色彩,渐渐鲜艳明亮起来,有的甚至会围着一层碎星子似的浮光,在人群中闪闪发光。

那时十五岁的黄少天眼中最明亮的人,无疑是手把手指导着他的魏琛前辈,淡淡的星光从他身上倾斜过来,连邋遢的面容也柔和了几分。

喻文州走过来请教魏琛问题,苍白的身影在鲜艳璀璨的背景中格外刺眼。

满是斑斓的色彩的蓝雨训练营里,单单只有喻文州坚挺如一副水墨画,大部分时间都安静地充当灰白的背景墙。


魏琛走后,黄少天情绪低迷了好几日,还是喻文州来劝他。

“一起努力吧。”喻文州微笑着总结,把手伸向他,黄少天第一次看清楚他衣袖上两道细小的蓝边。

“冠军是蓝雨的!”黄少天喊道,狠狠地抓住喻文州的手。

喻文州自此有了颜色,后来,还有了光芒。


意识到的时候,喻文州已经是人群中最明亮的那一个,隔很远仍能一眼看到的存在。

光芒远胜他人。

黄少天的不安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喻文州像是副本的宝箱,镜头的焦点,光秃秃的树枝上唯一的一朵大红花,太过于醒目以至于黄少天的视线总是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,然而看得越久,就发现喻文州的光芒越大,越来越移不开眼。

这是一个荒谬的死循环,黄少天惊恐地意识到,只能戴上墨镜来试图减弱这种影响。

喻文州如同巨大的发光体走过来,光芒汹涌奔腾地淹没了黄少天的视角。


人为什么会发光?黄少天一直懵懵懂懂。

他只记得那次蓝雨庆功宴醉酒,喻文州过来扶着他,无数移动的斑驳的色块中,唯一清晰的是喻文州突然凑近看着他的关切的脸,碎星子般的微光在他脸边浮浮沉沉,既轻柔又温暖。

黄少天伸手想抓住一把星光,却只摸到虚无的空气,一只温热的手及时拉住他,于是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抱住发光的喻文州,像抱着满怀轻柔且温暖的碎星子。

像猴子从水中捞起湿漉漉的月亮,再也不松手。


“我喜欢你。”某个早晨,黄少天突然摘了戴了许久的墨镜,对着坐在对面吃早餐的喻文州说。

喻文州筷子上正夹着的的包子掉回了碟子里。

“你怎么看?”黄少天一脸英勇赴死的表情。

“······这事有点突然,你得让我考虑一下吧?”喻文州说。

“哦,那你考虑吧。”黄少天就有些恹恹地趴在桌上,伸筷子狠狠地戳着碗中的包子。

流光从黄少天身上逸出,飘散在空气中,如同飞舞的流萤。

喻文州缓缓地眨了眨眼。

微光源源不断地四处飘散着,在空气中浮浮沉沉。

“我考虑好了。”喻文州突然说。

“啊?”黄少天吃惊地看着他。

喻文州慢慢地笑开了,伸手夹了个蒸饺给他。

因为,喜欢的人都会发光啊。

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Starl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